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

“最鲜活”肝移植,全球首例!

发布时间:2019/04/11 点击量:

“最鲜活”肝移植,全球首例!

自主研发的多器官功能修复系统 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邱伟荣

“最鲜活”肝移植,全球首例!

中山一院,医生在进行“不中断血流”肝移植手术。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邱伟荣

记者昨日获悉,由广州医生团队操刀的全球首例“不中断血流”肝移植手术,近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成功完成。

器官移植技术问世63年以来,志愿者捐献的器官要经过“灌洗、低温保存、再灌注”的技术处理,才能移植到受捐患者的体内,这已经成为“医学常识”,也被写入医学教科书。

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团队另辟蹊径,于7月23日在为一名肝硬化合并小肝癌的患者进行肝脏移植时,创造了“不中断血流”的新纪录,并于8月8日成功开展了第二例同类手术。这一创新成功破解了器官移植的世界性难题,有望改写世界器官移植事业的历史,推动我国成为器官移植这项医学尖端技术的领跑者。

全球首例“不中断血流”人体肝移植术的发明者,是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、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以下简称中山一院)副院长、器官移植科学术带头人何晓顺教授。昨日下午,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,何晓顺指出,采用这项移植新技术,捐献的器官不需要灌洗,也不需要放在冷藏箱保存,让捐献者转赠的“生命礼物”少受损伤,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器官的功能,使器官以更“鲜活”的状态在受捐患者的体内立即“工作”,从而极大地避免了器官移植的常见并发症。

“这项技术是对现有器官移植技术颠覆性创新,更是我国学者对整个器官移植领域的重大贡献。”著名器官移植专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学浩“点赞”这项新技术。他指出,该项技术将使器官功能得到最大的保护,器官的损伤将降至最低,甚至有可能降低排斥反应的发生,将能极大改善器官移植受体的疗效。“更令人振奋的是,该理念完全有可能拓展至其他器官的移植。”王学浩表示,这项技术有望颠覆传统的器官移植理论与实践,将器官移植学科的发展带入一个全新的时代。

传统“灌注冷藏”术 器官难免受到损伤

何晓顺介绍,传统器官移植技术包括“三部曲”,也就是器官获取、保存及植入等环节。

简单来说,医生将肝脏从捐献者体内摘除过程中,先用保护性的化学溶液进行灌洗、降温。随即,因缺血而颜色发白的肝脏被放入0℃~4℃的器官保存液中保存,再植入移植受体的腹腔。随着血液流入新肝,原本冰凉的肝脏重新变得温热,表面变为鲜红色。当胆管有金黄色的胆汁流出时,移植成功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器官一旦离开捐献者体内,便处于“无血流供应”状态从数小时至数十小时不等,不可避免地遭受缺血、冷保存及再灌注的损伤,导致肝功能受损。而这些不利因素,正是影响移植疗效乃至导致移植失败的最主要原因。

“供肝的质量和保存的时间长短,是保证换肝成败的关键因素。”何晓顺说,肝脏缺血15~30分钟就会坏死,无法移植。而在传统移植模式下,受到损伤的肝脏移入患者体内,肝功能多少都会“打折扣”。

“我们用转氨酶来评估肝功能受损的程度。换肝的病人术后转氨酶高达数百乃至数千,都是挺常见的情况。”移植医生赵强说,新肝植入病人体内,重新恢复血液供应,医学上称为“再灌注”,这一过程也会发生险情。

由于供肝要用低温的灌注液冲洗、保存,原来残存在肝脏内的灌注液可能在血液恢复供应的一瞬间,“冲入”患者的体内。这一冷热交织的巨大冲击,会导致患者血压低、心率加快甚至心脏停跳,医生称为“灌注后综合征”。若手术时麻醉技术不够精湛,或情况过于严重,就有可能危及患者生命。然而,这种“不中断血流”的肝移植技术,可以将这些传统手术遇到的难题迎刃而解。

自主研发新设备

模拟人体对器官供血

“器官移植医生的职责,是将捐献者送出的‘生命礼物’完好传递给病人,我们希望让这份珍贵的礼物少受损伤,最大效率地发挥作用。”何晓顺说,为了解决这个难题,多年来,他带领团队一直在思考和探索。

何晓顺大胆假设,如果在移植过程中始终保持器官的血液供应,器官就能以最鲜活的状态移植给患者,上述难题将迎刃而解。然而,这个设想最大的困难在于:肝脏离体后,谁来为其提供血液供应?